第一次產檢 (8 weeks+1) ?>

第一次產檢 (8 weeks+1)

在瑞典, 所有常規性的產檢都是由助產士(barnmorska)進行.

一發現懷孕時我們就開始積極尋找應該要在哪裡做產檢. 我不確定是不是一定要找離住家最近的保健中心裡的助產士, 或者可以挑自己喜歡的地方. 因為我們住的有一點郊外, 我頗擔心家附近助產士的英文溝通能力, 因此不太願意就近找離家最近的保健中心.後來發現是可以任意挑選的, 所以多多google, 看到順眼的保健中心網站就打電話過去預約吧.

我在月經晚到差不多5天時就發現懷孕了(懷孕4周多), 畢竟我們已經嘗試了近半年, 內心期待好久. 發現懷孕後上網研究了幾天, 決定選擇在Kungsholmn有辦公室的BB Stockholm Family做產檢. 因為他們的英文網頁很完善, 所以讓我對語言部份很安心. 當時有看到另一間BB Sophia 也有很好的英文網頁, 但因為地點與我家不在同一條地鐵線上, 考量之後產檢方便性因此沒有考慮.

打電話預約第一次產檢時, 對方問了些基本問題. 第一個問題很直接: 所以你打算保留這胎嗎? 當時除了很興奮大聲地回答 yes! 之外, 一方面認為幸好瑞典不是個反對墮胎的保守國家, 一方面也想到世界上有像我們一樣期待小孩的人, 但也有相反的人, 感到些微感傷. 對方還問了上一次月經是什麼時候, 是我的第一次懷孕嗎, 我會一個人撫養小孩嗎等等. 也吩咐我開始吃葉酸, 還推薦了幾個瑞典關於懷孕以及健康飲食的網站. 第一次產檢定在滿8周後的第一天(8+1), 對方告訴我我的助產士名字叫Jenny.

在網路上查到一些資料, 很多人都說在瑞典若擔心產檢時的語言問題, 其實還可以申請免費翻譯陪同喔, 所以有需求的人也可以運用此服務. 我在預約第一次產檢時對方就清楚我必須講英文, 所以也幫我安排了位不介意說英文的助產士. 我的英文也還可以, 因此就沒有額外請中文翻譯了.

第一次產檢開始前, 需要填一份頗詳細資料, 內容不外乎是個人資料, 家族病史, 手術紀錄, 是否在其他國家捐血或使用過針頭, 用藥及喝酒狀況, 子宮頸抹片紀錄等. 進去產檢後Jenny又另外給我一份關於喝酒的問卷, 上面洋洋灑灑問了10幾題, 反正就是要知道孕婦是不是有酗酒問題 XD. 可見瑞典人飲酒過量真的很常見喔.

第一次產檢走了些正常程序, 驗血驗尿, 驗血只是在手指上畫一下採樣而已不是抽整管. Jenny給了我一些宣傳手冊(應該不是媽媽手冊, 我其實不確定瑞典有沒有媽媽手冊這個東西)還有營養攝取須知等, 問我害喜狀況如何.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 她用很和藹的語氣問我們兩個在做什麼樣的工作, 是好工作嗎, 我們喜歡自己的工作嗎. 我猜他們想知道這個小孩的到來是在歡喜期望之中, 還是會被我們視為負擔.

Jenny也問我們是否想做頸部透明帶檢查, 她沒有特別推薦該做或不需做, 但有說大部分的人都會選擇做. 我雖然年紀算輕(28歲), 但頸部透明帶只需要驗血和超音波, 所以當然也選擇要做. 因此Jenny幫我們預約了看透明帶的超音波時間(滿12周時), 告訴我滿10周後先到Karolinska眾多lab其中一間去抽血, 說超音波不是由她進行, 是由另外一位助產士, 我們在照頸部透明帶的超音波時, 那位助產士也會和我們預約滿20周要進行的例行性超音波. 20周的那次超音波會比較詳細, 若是一路都沒發現問題, 在瑞典整個懷孕過程就只會進行這兩次超音波.

然後她宣布那我們下次見面就是在那之後了! 我當下實在太驚訝, 覺得一開始的產檢次數也太少了吧! 這樣從12周到20周當中都沒有任何產檢耶! 我在差不多17周時會回台灣一趟, 她說好吧, 那在妳出發之前我們見一次面, 到時我們可以來聽寶寶的心跳, 所以預約了16周時和她見面一次.

我有很好奇的問她, 在台灣幾乎都是每次產檢就照一次超音波, 在瑞典照超音波的次數這麼少, 那比方說, 如何能確定我現在沒有子宮外孕呢? 她說”相信我, 如果有子宮外孕的話, 妳一定會痛不欲生沒辦法坐在這邊跟我說話, 所以如果沒有痛成那樣, 就放心吧”. 她也問我那在台灣每次照超音波會需要額外付費嗎? 言下之意似乎是說過多的檢查有時只是醫生想賺錢, 但我想在台灣就算有額外費用, 應該都不算高, 所以覺得兩邊都有道理. 瑞典的想法是盡量不要打擾小寶寶, 只做必要的檢查, 若發現有異常才會安排更詳盡的檢查, 畢竟有些說法是照太多次超音波對寶寶也不好, 台灣的想法是想要每次看到寶寶長大較安心. 我雖然也希望能有更多次看到寶寶的機會, 但能說什麼呢, 我人就在瑞典呀, 只能告訴自己瑞典是這麼先進的國家, 異常嬰兒出生的機率也是全世界前幾低, 所以就相信自己, 相信寶寶, 相信這個國家吧!

產檢結束前, Jenny問我上次做子宮頸抹片檢查已經是3年前, 要不要今天再做一次. 我其實一年多前有收到通知單通知我該去做, 但因為第一次不知道是意外還是那位助產士真的很粗魯, 我當時痛到差點沒尖叫出來, 因此再次收到通知單時很孬的沒去. 幸好Jenny算溫柔, 過程雖然不舒服但沒有很痛. 呼~

就這樣完成第一次產檢, 下次產檢就是照頸部透明帶的超音波囉.

 

(22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